嵬某人

一块老饼干#开学缓缓缓缓缓更#

#多字介绍#
p1情报科拟兽化。
借了亚豹科和亚猫科因为舌骨构造不同而发声不同的梗。
(左→右)
破坏者狮子,冲浪板眩晕黑豹,路障老虎,边路雪豹,迷乱幼狮,萨克幼豹。
据说雪豹咬自己尾巴有安慰情绪的作用。
p2,3重绘
是三月份画的犬系上海组和十月份画的猫系上海组

毛茸茸好文明啊!

#真人世#我流拟人注意#私设注意#角色死亡#多字注意#

“我永远也等不回团圆的那一天。”
“这杯酒,就不喝了吧。”
------提句 @傅澈是个🍊

非常喜欢虎子们,并且我本身也是略念旧情的人。
私设情报科一共七个人。
实际真人世里面直到变五最后活下来的只有路障一个。

p1是基于情报科的美好臆想
p2是基于真人世里角色死亡的致死处
(变一眩晕,迷乱,变二边路,破坏者,萨克巨人,冲浪板)

战火无情,已来不及缅怀。
All Hail The Deceptiocon!!!

【茶碟】难以入口

甜滋滋

傅澈是个🍊:

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试试吧。








Sideways最近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脱去西装外套搭在右小臂上,仅穿着西装内的小马甲,曲线足够好的身材并不会被那小内衬给绷到,一头精心打理过后的银发梳至后脑将线条漂亮的侧脸勾勒出来,手里晃着高脚杯内的香槟站在酒宴里,本应是极为如鱼得水般的场合却因为手中那杯香槟过差的质量而将情绪降到了底端。








偏生那些人为了攀上Fallen这条线不断凑过来敬酒的动作使得Sideways只能不断将杯中那味道极差的酒抿了一口又一口,逐渐垂下的眼帘勉强遮去了人眼底的不耐,却在下一秒看见了站在Megatron身旁那位给他留下了推荐信后便再也不见身影的男人。








比起之前那一副吊儿郎当看起来完全就是哪条小巷内躲着的混混模样,此时一身正装身子挺立嘴角还勾着一抹笑容的人抬手将方形杯内的小麦色酒液尽数吞进了腹中,一副禁欲系的模样简直让Sideways恨的牙痒痒。








小少爷的脾气向来是被Fallen宠出来的,面对曾拔屌无情的男人自然是不会忍着那一口气,气势汹汹就踏着步站在了Barricade正前方不远处,还未来得及从脑内词汇库提取一些词语来将男人叫过来,就见对方凑近Magetron说了什么然后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多谢。”Barricade站到人面前,将自己手中的空酒杯与Sideways手中的香槟换了一下,随后也不顾已被人喝去了一小半的酒液,像是喝啤酒般一口便将高脚杯内的液体饮尽,“小少爷眼力跟不上舌头啊。”








带了点调侃意味的话语很明显的吐槽了Sideways对酒的挑剔却没有相应的眼力来挑中好酒,瞬间就踩到了Sideways的怒点,但还没对着人发脾气就已经被对方吻住了嘴。








“这样喝就没那么难以入口了。”








对方说这话的时候嘴里泛着淡淡的酒味,莫名就染红了Sideways的面庞。








……








“是傻么?”Barricade抽去Sideways手中捏着的酒杯,将那味道实在难以入口的酒液一饮而尽,随后放在Sideways手中的是一杯泛着紫红色的酒液,香气较Sideways之前手中那杯酒更为浓郁,且色泽看上去便足够吸引人。








Sideways看着对方手臂上架着的西装外套,身上仅穿着小马甲的自己手中却并没有西装的外套,显然对方手中那件便是自己的,自己仍是像曾经那样无法仅用眼睛便分清酒的好坏,也仍像当初那样由对方喝下那质量过差的酒液。








有些分不清过去与现在的Sideways抿了口手中那杯酒液,足够香醇的味道一入口便足以制服他那挑剔的舌头,随后一个吻就直接压了上来,浓郁酒香在两人唇间泛开,但却激着Sideways清醒了过来。








无论是当年的自己还是现在。








不管身份是小少爷还是间谍,他对酒的分辨能力还是只有靠舌头,而会为他差眼神买单的仍是Barricade。








“下次不用特地带自己的酒了。”Sideways扯住对方开了枚扣子的衣领,吻上对方的唇瓣,“这样喝就没那么难以入口了。”







激情转发!小少爷路太美味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傅澈是个🍊:

封面图源 @嵬某人 


词条里说sideways是堕落的嫡系手下,所以私设成堕落家小少爷x

画着玩的情报科科徽。
顺便试了下做水印的效果。

沙雕图弄上水印也变得正儿八经了唉(?)

#我流拟人注意##私设注意#
是开学近期忙里偷闲的鱼鱼。
角色都在tag里。

#真人世##我流拟人注意#
久违的画了师徒。
师徒真好。

p2.3电影截图。这段二对二打虎子的我真的刷爆。
p4.5漫画截屏。师徒斗嘴真的太可爱了。

过于喜欢宙斯神殿这个鸟瞰点下面的小池子,以及阿努装真的帅啊。
随手给赛努拍了表情包(咦?)

笔袋里面随便抓一把笔蛮画的。
效果自认为还行。
一只自家兽。